Book

邊看邊學的傳統美髮技藝

採訪:許月苓、楊湘琳、郭苓玉
撰文:楊湘琳
攝影:董昱

走在滿是雜貨的大同路上,白底藍字的橫式招牌「金菊」兩個大字倏然出現眼前,落地窗貼滿各式髮型範本,一旁則是髮廊常見的紅藍白三色螺旋燈,推開透明的玻璃門,《歡喜和和氣》童趣旋律響起,一名身著俐落套裝,頂著自然捲度長髮的中年女性,聽到我們前來採訪,立刻指著上頭說「金菊真的就厲害!」

這名女性口中的「金菊」就是金菊美髮廊的老闆-秀菊姐。如同許多1980年代的臺灣女性,秀菊姐在國中畢業後曾到工廠當女工,「在工廠就一直都會是女工,想說就來學個技術,就跑來這邊啦!」在短暫的女工生涯後,她另覓新途選擇在新竹落腳,拜師學藝,希望有天能成為獨當一面的頭家。

「我們先從洗頭開始,剪髮、吹頭、燙髮一步一步慢慢來,隨時都要待在師傅旁邊,只要有人在做事,我們都要待在旁邊,這樣才有辦法學成啊,你要是坐在後面休息的話,你永遠都學不會」秀菊姐俐落地替客人捲上髮捲,繼續手上的工作,一邊回憶起自己當學徒的日子。

傳統技藝的傳承往往倚賴的是師徒制—師傅在執業的過程中,學徒則在一旁邊看邊學。美髮業更是如此,無論是剪刀的握法、手腕的姿勢、洗頭的力道、時間的掌握等等技藝,都是透過「邊看邊學」的方式,代代傳承。

然而,在美髮美容課程尚未進入技職教育體系,證照補習班也尚未盛行的年代,親自拜訪開業的店家做學徒是進入美髮業的唯一管道,三年四個月則是約定俗成的「出師」年限,「以前要學三年四個月,師傅不會說要教你,完全要靠自己,現在的學徒有店家幫忙安排課程,讓你在那邊學。」

結束學徒生涯後,秀菊姐沒有選擇馬上自立門戶,而是在原先的美髮廊擔任設計師,一待就是十年,秀菊姐說「除了跟著師傅磨練技術,也穩定客源,如果沒有經驗,你出來開馬上就收了,馬上就會倒了」至於為什麼會決定在大同路上開店,平時嚴肅的秀菊姐這時露出調皮的淺笑「因為跟我有緣吧!」


●金菊美髮廊:新竹市中央路75號2F

(待續)

見域工作室

見域是一群來自各地,關心文化與城市議題的夥伴,共同創辦「見域工作室」,期望「讓認識新竹變有趣」。

工作室位於新竹北門大街,租下一棟老屋後,親手粉刷整理,活化為文化空間「見域亭仔角」:舉辦講座、導覽等實體活動,讓來訪的人們在此休憩交流。更發行《貢丸湯》地方生活誌,強調獨立,主題性的編採介紹,讓來自各地的旅人認識新竹。

《貢丸湯》第二刊新竹老店專題之三

新竹的巧手藝-金菊美髮廊

●了解更多「貢丸湯」
●文章授權自見域工作室「見域Kendama粉絲專頁」
●參考資料:新竹市文化局《新竹市 百年老店 流金歲月》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