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一群等待被傾聽的靈魂 渴望一個溫暖的家

撰文/吳君薇
攝影/董昱
風呼呼地吹,一群毛孩們,有的把牽繩跩得直直的,奮力想往路邊靠,聞一聞、嚼一嚼青草;有的興奮地跳上跳下,拚命往人身上撲;有的把尾巴搖得像風中的蘆葦花,眼睛眨呀眨地看著你,盼著你帶牠回家。牠們是南寮收容所的狗兒,每個週三,都有一群志工們到南寮收容所,分批帶浪浪們去散步、洗澡、吃東西。

「以前其實不太敢來,現在比較能調適了。」暱稱丸子的新竹市動物收容所志工張育榕跟我們談起擔任志工這一路上的心情,有許多感觸。新竹市流浪動物之家一個個籠位,分為A、B、C、D四區以及貓區,收容了一百多隻犬貓,不論牠們因為什麼而聚集在這裡,背後都有一個渴望被傾聽的靈魂,需要你我的愛。

儘管拴了牽繩,狗兒們仍然興奮地跩著志工們向前衝,東聞聞、西嗅嗅,脫離了狹窄陰暗的籠舍,小爪子踩在踏實的土地上,不再是一格格的鐵籠,對牠們來說似乎每一寸土地都像雲朵般柔軟。每個志工牽著兩隻狗兒、一行人一共六隻,浩浩蕩蕩地往海灘前進。狗兒們或互相打鬧,或逕自聞聞路邊草叢、啃些青草來嚼,每一隻狗兒的眼裡都放著光,和在籠裡無精打采的樣子大不相同。

「別看牠們這樣,其實浪浪們不太會主動攻擊人類、常常是很親人的。」丸子邊忙著分開兩隻看似惡狠狠地低吼著、準備掐架的狗兒,邊解釋浪浪們的習性。浪浪們通常不是「親人」,就是「怕人」,除非是處在護食的狀態下,鮮少會攻擊人類。親人的浪浪常常是遭到棄養不久的家犬,小小的腦袋瓜裡還留有對人類的親密、熟悉感,也可能是在流浪的過程中常常接觸愛爸愛媽,對人類產生信任感,看到人們就習慣迎上去;怕人的浪浪,則可能是在流浪過程中,曾被人或目睹同伴被驅趕、懲罰,對人類心生恐懼,這樣的浪浪,看到人就會主動躲得遠遠的,雖然不親近人類,也不至於主動攻擊。

每個人都可能是浪浪的天使

和大夥兒一同信步走到海邊,志工們拿出了預先準備好的食物與飲水讓浪浪們大快朵頤。「許多愛心人士會幫收容所的狗狗們籌資或募集物品加菜,之前更有人幫忙去載熬雞精剩下的雞肉、雞骨來讓狗狗們加菜!南寮收容所的狗狗們因為營養充足,毛色都十分亮麗呢。」(此部分提及之雞骨因為已經經過長時間熬煮處理,已經脆化為肉鬆狀,不會傷害狗狗們的食道。未經處理過的骨頭,容易刺傷狗狗們的消化道,盡量不要讓牠們食用喔!)

夕陽西下,看著狗狗們在沙灘上打鬧,有些狗兒還露出了肚子表示歡快、友好,其實有許多感觸。「有時候,這可能是牠們最後一次出來散步。」丸子沈重地這樣告訴我們。因為收容所籠位有限,有時候狗兒們還等不及被領養,就要被安樂死。丸子也建議大家,在街上遇見浪浪們,若沒有特別的攻擊行為時,可以不必通報捕捉,讓牠們試著在城市裡,和大家和平共處。「一旦狗狗們進了收容所,特別是年紀大的狗兒,幾乎是死路一條,領養率非常低。」丸子如此解釋。為了提升這些狗兒的領養率,丸子更是結合繪畫專長,獨力發起了「你領養,我送畫」行動,以壓克力顏料繪製一幅幅的狗狗肖像畫,並創設「傾聽,浪浪。」粉絲專頁,傳達浪浪們的一個個感人故事,吸引許多人點閱,讓這些浪浪們被看見、有機會進一步擁有一個溫暖的家。

「當悲憫之心能夠不只針對人類,而能擴大涵蓋一切萬物生命時,才能到達最恢宏深邃的人性光輝。」史懷哲曾這樣說。雖然,不一定是每個人目前的人生階段、生活狀況都能實際領養浪浪,但每個人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為浪浪盡一些心力。諸如參與推廣「認養代替購買」宣導倡議、到收容所拍攝浪浪的可愛照片與撰寫文字說明、協助浪浪洗澡與餵藥,甚至是在網路上轉發領養資訊等,每個人都能成為行動者!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浪浪的天使!

見域工作室

見域是一群來自各地,關心文化與城市議題的夥伴,共同創辦「見域工作室」,期望「讓認識新竹變有趣」。


工作室位於新竹市最具歷史意義的北門大街,租下一棟老屋後親手粉刷整理,活化為文化空間「見域亭仔角」,舉辦講座、導覽等實體活動,讓來訪的人們在此休憩交流,更發行《貢丸湯》地方生活誌,強調獨立、主題性的編採介紹,讓來自各地的旅人認識新竹。

《貢丸湯》第九刊〈遇見住新竹的動物鄰居們〉

和浪浪一起散步:南寮收容所紀實

●了解更多「貢丸湯」
●文章授權自見域工作室「見域Kendama粉絲專頁」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